吕梁学校大全吕梁教育新闻正文

多地小升初如小高考 家长:一两道题定成败不公平

2015年08月04日 12:51 来源:学校大全编辑:admin

作为一名小学六年级孩子的家长,吴女士这一年来始终处于焦虑状态:到底该给孩子选哪所初中?小升初考试怎么准备?进入7月,她的焦虑到达顶峰——孩子能不能面试通过?

按照我国义务教育法的规定,从小学到初中的九年都是义务教育阶段,实行“免试就近入学”制度。然而,多地仍频频出现以民办初中为主的“小升初”赶考现象,竞争激烈,场面壮观,使得原本正常的小升初变成了严峻的“小高考”。

择民校,小升初考试火爆

2014年初,教育部印发了《关于进一步做好小学升入初中免试就近入学工作的实施意见》,要求各地落实小升初免试就近入学政策。

一年多来,全国各地大力规范小升初招生。北京取消共建,实行划片入学;广州叫停公办外国语学校和民办初中笔试招生;西安民办学校招生注重综合素质评价……

在强力推进下,“不得举办选拔性考试”成为公办和民办初中招生的“硬杠杠”。以宁夏银川为例,银川市外国语实验学校等三所民办初中结束了10年左右的考试招生历史,于2014年起实行20%电脑随机派位和80%面谈的招生方式。

然而,小升初“赶考热”并未销声匿迹。6月27日、28日,近4万名小学毕业生参加了郑州市区民办初中小升初阶段性评价,热点民办初中参评学生和招生计划比例达14∶1。

今年银川市三区共有小学毕业生14462人,而报考三所民办初中的学生人数为4441人,近三成毕业生首选民办初中,最终三所民办初中录取1300人。

从家长的反馈来看,一些地方的改革举措并未得到他们的认可。记者在银川采访时,一些家长表示,以往小升初“一考定胜负”,孩子们虽然辛苦,但毕竟考分是最公平的。而现在,短短十几分钟的面试,一两道题就决定成败,很难让人信服。还有一些家长认为,面谈让孩子们接受了人生第一次类似应聘的“大考”,加重了孩子的心理负担。

记者7月11日在银川市民办初中面谈现场采访发现,多数孩子看起来比较淡定,而家长们则显得很焦虑。每当一名学生面谈结束出来,一大群家长就立刻拥上,询问孩子面谈的题目。这些都是后面将参加面试的孩子的家长,希望能给孩子搜集到有用的信息。

高升学率引来狂热追捧

当前,社会评价一所学校好坏最直观也是最关键的,就是看这所学校的升学率。有好升学率就有好生源,有好生源又进一步提升升学率,如此循环往复。记者调查发现,一些民办初中凭借招生自主权优势,招揽优质生源,中考成绩日益突出,逐渐成为家长和学生的热门选择。

在今年的银川市中考中,民办学校银川市外国语实验学校成绩斐然。全市中考700分以上学生共42名,该校占了33名;全市中考前10名,银外学生占9席,其中前6名均为该校学生;该校达到银川市普通高中最低录取线的学生有950人,上线率为94%。

“银外中考的喜报在微信圈里传疯了!哪个家长看了不动心?只要自家孩子成绩过得去,谁不想去拼一下?”一位家长告诉记者。

与民办名校火爆的小升初考试场面相比,公办初中因为不得举行选拔性招生考试,只能录取划片区域内的小学毕业生,其生源质量受到了一定影响。尤其是那些口碑一般的公办初中,可以说是“只能捡别人挑剩的学生”。

近年来,从中央到地方出台了不少措施规范“小升初”招生,然而,从今年各地的情况看,乱象依然不止。

民办初中为了保证生源,仍提前进入小学进行摸底。在广州、银川等地,尽管教育部门要求民办学校在规定时间内接受报名,然而在此之前,一些民校已经开始“暗招”。银川市一些家长告诉记者,早在今年4月份,民办学校已经进入重点小学摸底,并进行了面试,不久之后很多学生家长便接到了校方的电话通知。到7月1日,这些学生再根据规定进行网上报名并填报志愿,走面试程序。

招生仍“变相”以成绩论英雄。一民办学校要求学生面谈时提交的材料包括:在小学四、五、六年级期间,至少荣获一次校级及以上级别的三好(四好,多好)学生或优秀少先队员(好少年)、优秀班干部等荣誉称号;在小学四、五、六年级期间语文、数学、英语监测结果均达到优等(90分以上);已获得华罗庚杯数学竞赛三等奖以上等。

义务教育阶段需要怎样的民办教育

在目前教育资源尚不够均衡、教育改革有待进一步推进的情况下,民办教育在一些地方异军突起,不仅满足了一部分人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,也成为公办教育的重要补充。这样的教育格局本应令人感到欣慰。

然而,也恰恰是一些民办初中,搅乱了“小升初”招生,凭借民办教育拥有的“自主招生权”,到处网罗优质生源,使得片面追求升学率之风愈演愈烈。

在义务教育阶段,民办学校是否应该享有自主招生的“特权”?有人认为,民办学校的招生自主权是受相关法律保护的,国家没有像对公办教育那样投入经费,如果再断了这一项,民办学校恐将难以为继。但很多专家认为,无论是公办民办,只要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,都应该遵守义务教育法,严格实行免试就近入学。

事实上,分析各地热门民校的发展轨迹不难看出,这些始于上世纪90年代“名校办民校”潮流的优质民校,尽管没有得到政府的资金投入,但在品牌、师资、硬件设施等方面,都能捕捉到公办名校的身影。可以说,这些民办初中的发展壮大离不开公共资源的扶持。而且,即使到今天,在一些地区,挂靠在公办重点高中名下的民办初中仍有公办教师任教,教育部门让公办教师退出的承诺也在各方角力下一再被推迟。

在这样背景下成长壮大的民办初中,在小升初时却拥有公办初中无法企及的“特权”,而且即便在教育部门的监督下依然乱象丛生。有人说让民办初中发展壮大可以产生“鲶鱼效应”,会促进公办学校抓管理、强教学,提高办学质量,但更多人认为这是在制造“不公”——当优质的教育资源变相姓了“私”、实行高收费,穷人家的孩子如何能站到公平的起跑线上?

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,民办初中在小升初时提前摸底,还加剧了幼升小阶段的择校风。一些家长感叹,民办初中去摸底的都是重点小学,这就意味着如果你的孩子没有进入重点小学,不管学习多好,都会失去“先机”。

因而,要让就近入学的政策真正落地,发挥应有的效果,各地就必须对这些“名校”所办的“民校”加以规范。要么让民校回归公办,按照免试入学和就近原则进行招生,要么剥离公共资源的支持,与公办名校脱钩,使其成为真正的民校,与其他民办学校一起参与市场竞争。(半月谈记者 艾福梅)

相关评论
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
相关新闻

吕梁热门关注